内容分析法

最后更新于:2018-12-03 05:52:10

通过对相关文献的梳理和分析,可以勾勒出现代舆情研究取得的几大突破。

一是基础理论研究取得初步进展。要确立现代舆情研究的独特地位,首先必须厘清舆情的概念并界定其内涵,还要辨析其与相关学科的关系。而开创性工作,始于舆情概念的提出。狭义舆情即民众的社会政治态度;广义舆情就是社会客观情况与民众主观意愿。其中,舆情定义被狭义化或特定化,突出了民众态度的政治意蕴,清晰呈现出中介性社会事项对舆情的刺激功能,反映了民众与管理者间的利益关系等本质内容。这为开展舆情、民意和舆论等概念异同辨析,进行舆情概念的古今、中西比较,进一步确立舆情研究的定位与核心内容指明了方向。舆情概念的狭义化还触发了有关舆情主体、客体、本体、要素、空间等方面的热烈讨论。这些讨论包括:对舆情本体的显在与潜在之分别的阐释;舆情主体的群体化特征分析;舆情客体的狭义(指向党和政府)与广义(指向中介性社会事项)的表述之争;舆情构成要素的“五体说”等。至于舆情与舆论的关系,有学者提出舆论在舆情基础之上形成,但舆情未必均转化为舆论的观点;还有学者提出舆情与舆论是一对从属概念,舆情囊括在舆论之中的观点。

对舆情机制变动规律的探索,是舆情基础理论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对整个舆情机制包括了发生、变化和结束过程的基本认识,对舆情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消失,而可能在精神世界里“残留”的判断,为此项研究向纵深发展做了铺垫。在相关探讨中,先后总结出的“舆情沿若干级差递进或消减规律”,“舆情的起始、扩散和整合三阶段论”,“网络舆情的引发、互动、发展与淡化或消落规律”,“舆情的涨落、序变、冲突和衰变规律”,“网络舆情与舆论的相互转换原理”,“网络舆情的四种演化过程”,以及“基于舆情视角的民众诉求表达机制运行规律”,都有助于深化舆情机制变动规律的研究。而与舆情信息工作相联系,这些方面的探讨,又促进了对舆情信息汇集和分析机制、预警机制、监测机制、疏导机制等内容的研究。

舆情思想史的系统化研究亦取得了初步进展。近年来,有学者通过对“舆情”一词的考证,将“舆情”最先使用年代前推了数十年;有学者通过梳理林语堂的《中国新闻舆论史》对中国古代舆情兴衰史进行审视;有学者对唐代由地方向中央逐级上报的、常规舆情收集方式之外的巡查制度进行了考证;有学者以康熙时期为典型,深度剖析古代开明君主重视舆情的思想渊源及其本质;有学者探讨了具有重民意、得民心倾向的古代民本思想的当代价值;有学者讨论了先秦朴素的“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的思想及其沿革,考察了中国历史上舆情思想的嬗变;有学者对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重视“群众工作”和“社情民意”的思想进行了总结概括。

二是热点问题研究快速推进。舆情研究与党和政府的科学、民主决策高度相关,因此必须服务于现实需要。而聚焦当今社会矛盾就是舆情研究观照中国现实,同时为相关决策把脉的最佳契合点。正因如此,围绕特定的舆情主体、舆情事项、舆情自身和舆情空间中的热点问题的研究得到快速推进,例如,针对大学生、农民工等特殊舆情主体的研究,针对重大突发公共事件中的舆情问题的研究,针对社会谣言等特殊舆情的研究,都取得了很大进展。特别是在网络信息技术迅猛发展,新媒体正深刻地改变着人类社会生活的形势下,新的舆情态势和舆论格局开始形成,从而对党和政府决策过程产生了深度影响。这一切,使得网络舆情研究的重要性、紧迫性和独立性愈发凸显,网络舆情研究因此迅速发展起来,不同学科和学术领域的学者广泛涉猎于此,相关研究成果不断涌现,对“网络舆情研究成果”自身的专题研究和计量分析瑏瑠也逐渐被重视和关注。

三是舆情研究方法更具应用性。2003年,张克生曾以系统分析方法为基础,构建了舆情系统分析框架,阐述了舆情系统的结构、运行机制及定量分析方法,初步建构了舆情指标体系瑏瑡。十年过去了,舆情研究领域集聚了一批跨学科的研究力量,催生了一批与舆情指标相关的研究成果。通过使用多学科相关理论工具,逐步建立了包括“社会舆情指数”、“网络舆情监测指标体系”、“微博舆情监测指标体系”、“重大事件舆情监测指标体系”、“突发公共事件网络舆情监测指标体系”、“网络舆情突发事件预警指标体系”瑏瑢在内的各类舆情指标体系。在网络舆情研究领域,除了问卷调查法、内容分析法、Web信息抓取技术等常规方法之外,一些新型舆情分析研判方法,如模糊德尔菲法、模糊层次分析法、网络层次分析法(ANP)、灰色预测模型、SIR传染病传播模型等,也逐步得到运用,并服务于解读现实舆情和对舆情的测量预警中。

四是舆情研究的智库作用日渐突出。舆情研究从诞生之初就肩负学术开拓与实际应用的双重使命,加之自身具有的传播思想、影响政策、汇聚人才和引导舆论的独特作用,其智库功能渐显。目前,随着社会建设任务提上日程,以社科院、党政机关研究室、党校为代表的官方智库已成为中国当代思想库主体的有机组成部分;同时,高校和大众传媒中的相关研究团队亦显示出后发力量,它们都从不同角度参与到决策服务中,而舆情研究是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具体来看,中宣部舆情信息局以舆情基础理论为支撑,组织智库成员编写了《舆情信息汇集分析机制研究》等舆情信息工作实务类专著,成为舆情研究理论成果与党和政府的决策机构及工作对接的一个标志;而一些半官方和非官方智库的研究也从初始的理论探索,逐步向贴近现实需要过渡,推出大量影响议题设置、热点讨论、政策咨询的舆情研究成果。